首页 -> 我要拓展 -> 学生感悟 -> 正文
正文
关于领队的决策关关于领队的决策关于领队的决策关于领队的决策关于领队的决策关于领队的决策
[ 作者:郑萃 | 来源: | 浏览:4858次 ]

  我还是决定在最后一节课完成的时候再来写这个总结。这是我在整个素拓课中始终在考虑的问题。
  可能是因为在理科的院系呆久了,我发现,我的思维有时理性得可怕。当然这里“理性”这个词可能并不很恰当。
  在逃生墙,剩最后一个张晨的时候,钱老师问,你们想想,你们花那么大的努力去救一个人,值不值得。我当时几乎下意识地要说,不值,可是听到周围如潮水一般的声音“值——得——”的时候,我赶紧生生止住自己的话,并且躲在一个阴暗的角落。
  在逃生电网,当老师告诉我们情境的时候,我第一反应就是先拍死一个人,然后拿他的身体当工具扫平电网,这样其它人逃生的机会要大大地增加。
  我有时怀疑平时那么善良的我怎么会有如此狠辣的想法,当然我也怀疑真正到了实践我会不会去下这样一个决策。可是,如果真的在危机四伏的野外,必须保持时刻的警惕,与其全队花费巨大的体力和精力,确实不如弃去一人而养精蓄锐为下面的未知危险作准备来得合适,如果站在全队的最终存活性立场上。老师说过了电网就安全了,可是实际情况谁知道呢?在丛林里,随时要给自己留下回转的余地。
  这里我很欣赏军队的管理,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天职,不论结果如何,必须严格按照命令,而至于错误而造成的后果,则是指挥官的责任。我相信,严明的组织才能在危机中有最高的存活率。如果你们认为我是队长(当然队长必须有足够的能力,不是什么人都能当的),那么好,你们要做的事就是服从。建议可以提出,但采纳与否在我。不服从,那么请离开这个队。如果因你一人而危及到全队的安全,我会毫不犹豫将你丢弃,或者,清除。
  我真的会这样么,想想都可怕,应该不会的吧。
  不过,这里先不考虑我可不可怕的问题,在素拓课中,我不断地提出疑问,这样的组织真的是最有效的吗?如果最初大家是平等的,临危受命需要一个组长。这时,组长若有实力能镇住所有人,那么实现上面的管理没有问题。但是,如果镇不住呢?我说的是七巧板那节课。我是中间那个组的四个人之一,自始至终我都在喊,大家静一静听我说,我们先做什么什么,但是,直到最后在陆续有人理我。结束的时候傲澜的队长在发表感言的时候直言不讳:“我当时就想,他是谁,凭什么命令我们做这做那!”是啊,凭什么呢。我当时在感言中回:“我当时应该强硬一点,你们不是要七巧板吗,我就不给你们。”其实我还可以更强硬一些,谁敢反抗,我就撕了这些板,让所有人都完不成!但是,这些都是事后想到的了,我还是太软弱啊,这也是我那一节课最大的收获,我在游戏中根本就没有想到要去镇压所有人。朋友总说我没有权力的欲望,我想有时这也是缺点吗。
  不过,后来我又想,即使这样做,我镇压得了吗?即使镇压得了,以后大家的积极性呢?个别人的强抵触心理如何处理呢?现在那么多管理的理论,大致都强调人本的管理,让人工作不是用压榨,而应该用激励的机制,才能获得最高的效率。于是我困惑了,作为一个领导,当下属不服管理的时候,究竟应该如何呢?当倒数第二节课钱老师告诉我们最应该学会宽容的时候,我多少有一点不以为然的,因为,在之前,我吃了太多宽容的亏了。
  我不知道傲澜队他们是怎么做到每次人都来那么齐并且都比我们早好多,但是我们翼之队毛老大没有任何的强制性措施,以至于居然电网那一节课一开始居然只有9个人。五一假期翼之队聚餐,好不容易联系的地方,找了一个大家都空的时候,一开始毛老大告诉我有12个人可以去的时候,我欣欣然地想像着热闹的情景,可是到了晚上一集合立马变成了6个。我们让毛老大打电话去催,老大说你真的有事情吗,要不你过来吧,我们都绝倒。还是助教老张有魄力,一个电话,过不过来,立马就过来了一个。我们的毛京队长作为轮滑的前会长,并且参加无数学校的活动,组织活动的能力无疑非常地出色。一共的两次聚会毛老大都准备地非常充分,包括言谈中话题的引导,什么时候进行什么活动,散的时候怎么组织,都让我学到不少东西,可是,毛老大似乎还是太“软弱”了一些,不知道是不是只在素拓课上他才这样。我在素拓课中有意地想尝试一下所谓“功高盖主”时领导的反应,有好多次本来不该我说话的,我硬是抢在队长前面说了很多,还隐隐有“命令”的趋势,并且挺出了一些比较新奇的想法,可谓小出风头了。让我非常失望的是,毛老大似乎一点反应也没有。在考试课之前两队互通人名的时候,老大第一个想的是自己,第二个写的就是我,然后第三个还想了一会儿。我不知道毛老大是不是抱着人才就应该安抚的心理,反正我是隐隐觉得,我的尝试结果估计是不怎么能算数了,于是后来,我也渐渐地安静了一些,上课出点子的时候少了,而是专心地听听别人的想法(除了那节天梯课)。
  上面说的,就是我在素拓课上一直考虑的一个最大问题,然而现在仍然没有解决。理性上,我还是倾向于强硬一些,一个领导如果不能够对自己的部下进行掌控的时候,无疑是可怕的。我的一个室友却坚持,只有你对每一个人好了,当真从他们的角度,他们的利益出发,他们才能心甘情愿地跟着你。他是一个当了多年各种各样领队的优秀的人,而我,却因为不喜欢吧,从小到当没有当过任何一个有权利的领导,以前在初中高中的所有职务都是闲职,挂个名什么事都不用做。可是我仍然坚持我的观点,或许是我比较经常地跟一些普通一点的职业的人们说说话吧,我想,现在是在学校啊,以后社会里,你对别人好,别人就会感激你吗?而且如果做一个大一点的领导,怎么可能同时照顾到所有的人,而在人们心中,坏总是比好的时候要放大好多倍的,一味地忍让,迁就,会有用吗?
  老师认为呢?

[上一篇]成长从这里开始——在综合素质拓.. [下一篇]光荣与梦想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上地十街辉煌国际4-1606 邮编:100085 电话:010-82756211 15110099018 友情提示:拓展训练潜在风险,拓展训练网提醒您务必注意安全!
Copyright@http://www.51tuozh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TCP备06047164号